欢迎来到海胶集团网! 集团邮箱|人才招聘|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news
新闻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新闻中心
漫漫“熊途”,天胶产业往何方?
时间:2019-09-05 15:09:35 来源:海南农垦报 作者:吴思敏 浏览次数: 字号[大][中][小]

受天然橡胶价格持续低迷影响,一方面产业发展备受挑战,困境亟待破解;另一方面,胶企开始转换思路,通过启动改革、科技创新,向市场要效益,且看——

漫漫“熊途”,天胶产业往何方?

■ 本报记者 吴思敏


       2011年是全球天然橡胶产业发展的拐点。当年橡胶价格达到42985元/吨的历史高位。但自那以后开始下滑,走上了跌跌不休的漫漫“熊途”。因价格持续低迷而造成胶农短缺、供需关系不平衡、乳胶产品科技含量低等问题,加之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,天然橡胶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备受挑战。


       当前,国际市场预判5年内天然橡胶价格将在1万元左右徘徊。在此大环境下,天然橡胶产业如何突破困局,化危为机?


A现状:胶价持续低迷 产业发展受困


     2011年是全球天然橡胶产业发展的拐点。当年橡胶价格达到42985元/吨的历史高位。但自那以后开始下滑,走上了跌跌不休的漫漫“熊途”。到如今,已跌至约1万元/吨。


     天然橡胶作为重要工业原料之一,是医疗卫生、交通运输、农业、国防军工业等行业离不开的产品原料。 这其中消费量最大的是汽车工业,约占天然橡胶消费总量的65%。它的发展情况直接关系到轮胎的产量,从而影响全球天然橡胶的需求和价格。但近两年来,汽车市场销售下滑已成全球普遍现象。


     价格低迷、需求下降,造成天然橡胶产业发展受困,不仅体现在加工端上,种植端、采集端亦“备受煎熬”。


海南橡胶广袤的胶园。


    此外,台风、低温、干旱等自然灾害也会造成橡胶产量减产。今年上半年,泰国、缅甸、柬埔寨、老挝、印度、斯里兰卡、越南和我国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干旱,导致橡胶树叶片发黄、脱落,引发病虫害,部分植胶区停割,天然橡胶供应量同比下降。


    天然橡胶产业的发展对我国海南省、云南省的经济状况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。以海南省为例,据统计,截至2018年底,全省橡胶种植面积近800万亩,是全省230万名农民的重要收入来源。


    另据海南橡胶测算,国内橡胶种植成本与劳动力价格、土地密切相关。其中,国企橡胶种植成本高于民企,海南地区橡胶种植成本高于云南地区,国内橡胶种植成本高于东南亚主产区。具体来看,海南橡胶需承担地租、社保和折旧费,刚性支出大。云南农垦将胶园分给职工承包管理,其成本就是原料收购价格,因此云南地区的收购价格长期低于海南。


    而在东南亚橡胶主产区,由于单产高、人工成本低、政府补贴高,每吨橡胶成本在万元以下,价格优势极为明显。经市场价格对比,当橡胶价格为50泰铢/公斤时,相当于人民币10000元/吨的价格,泰国雇工割胶收入就能达到中等家庭水平。这意味着胶价在万元低位运行时,国内橡胶已经成本倒挂,但东南亚还有割胶动力。


胶工在收胶水。


    海南橡胶旺产期胶工每月工资有5000元左右,但每年有4个多月停割期只能做抚管工作,收入偏低。许多胶工希望割胶工作能被列为特殊工种,“否则割胶工作极可能‘后继无人’。”

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不仅天然橡胶价格、工人收入等问题成为了产业发展的掣肘,另一个现实问题——天然橡胶管护费用投入大也不容忽视。“虽然我国打破了北纬18度以北不能种植橡胶的禁区,但天然橡胶种植条件较差,橡胶病虫害问题也较为突出。”国际橡胶研究与发展委员会(IRRDN)橡胶植保联络官、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研究员黄贵修介绍,我国每年在橡胶植保方面花费巨大。以海南橡胶为例,即使目前因胶价低迷影响管护费用有所下降,但每年的橡胶植保防治支出仍高达近3000万元。


    “大而不强是我国现阶段天然橡胶产业的明显形势。”国家农业农村部农垦局局长邓庆海表示,我国虽然发展了热带北缘减灾丰产技术,突破了种植环境条件的自然限制,但还没有摆脱靠天产胶的格局;虽然培育出了世界领先的优良品种,但还没有改变重通用数量、轻专用质标的被动局面;虽然发明了“管养割”相结合的一整套技术,但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产品质量一致性问题;虽然迅速扩大了国内外植胶面积,但还没有实现生产方式的转型升级。


B应对:保持战略定力 多方协作发力


    为提振天然橡胶的价格,记者了解到,泰国、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和越南等橡胶主产国,拟在同一时间内暂停割胶,同时给予胶农一定补偿,以此刺激市场采购需求升温。但这些措施能否“力挽狂澜”,还有待验证。


    对于我国而言,天然橡胶是国家战略物资和工业原料,停割不能“任性而为”,需要从政府到企业,各个层面去促进天然橡胶产业的可持续发展。2017年,国家和海南省相继针对“两区”划定(水稻生产功能区和天然橡胶生产保护区划定)出台了系列文件,要求“加强天然橡胶生产基地建设,加快老龄残次、低产低质胶园更新改造,强化胶树抚育和管护,提高橡胶产出水平和质量”,并确保其数量不减少、质量不降低。


    据悉,为此,云南省已出台《支持橡胶产业发展实施方案》,不仅从天然橡胶种植业、初加工、橡胶制品工业、产业综合开发4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目标,还从加大财政补贴政策力度、完善天然橡胶保险制度、建立橡胶产业发展投融资机制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的保障措施,尽可能创造条件减轻企业负担,以更好地完成橡胶生产保护区建管任务。


    “云南省天然橡胶植胶面积近900万亩,占全国总面积的50%;天然橡胶产量近50万吨,占全国总产量的55%以上。”云南农垦集团总经理周建国说,尽管近年来橡胶价格持续低迷,但一棵棵橡胶树,仍是不少老百姓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和脱贫致富的“希望之树”,政府的支持对促进胶企、胶农的生存发展具有重要作用。


    在解决橡胶保价问题上,中国金融机构亦有作为。上海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滕家伟表示,去年,上期所启动了天然橡胶“保险+期货”精准扶贫的试点项目,该所投入扶持资金6930万元,覆盖云南、海南等省的20个贫困县,受益贫困胶农5.6万余户,30个项目均产生赔付。2019年,上期所又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,将投入1.06亿元专项资金,全力支持项目开展。


海南橡胶胶园一角。


    “广东农垦、云南农垦和海南农垦也要积极进行体制机制创新,加快天然橡胶产业化、规模化进程,树立联合起来干大事、共同抵御市场风险的意识。”中国天然橡胶协会专职副会长郑文荣认为,国内相关参与植胶的垦区还要在经营理念上进行创新,以海南自由贸易区和云南边境自由贸易区为平台,通过进口国外橡胶粗加工产品并在海南、云南加工成精品,同时呼吁降低或减免相关关税,以弥补因胶工短缺导致国内橡胶减产,资源不足的状况,提升企业自我驱动、自我保护和自我发展能力。


    据有关专家判断,经过60多年的发展,我国天然橡胶产业如今处在成长中后段,这意味着天然橡胶产业由传统领域进军中高端市场具有很大潜力。例如,在极端条件下的高等级交通运输设施设备、智能化海洋牧场及深海工程、太空与深海旅游等领域,都可借助科技创新力量,不断挖掘新产业、新业态的经济活力。


    据了解,为应对行业“寒冬期”,和橡胶产业相关的上下游企业、高校、科研院所已主动作为,力求在政府支持下,对天然橡胶进行全产业链式技术创新,坚定发展橡胶产业。业内专家普遍认为,低端产品已经成为过去时,车用高性能、国防军工、橡胶医药等高端、绿色、环保的产品是行业的机遇所在,要加快全产业链科技创新。


C海南橡胶:加大改革力度 以科技创新培育核心竞争力


    面对不利局面,海南橡胶积极应对,改革成效初显。2018年8月,按照海南省委省政府的部署和海垦集团党委的要求,海南橡胶正式启动了综合改革,调整体制机制、产业结构、产品种类,大力发展以天然橡胶“3+1”主体产业格局(橡胶新材料、橡胶医药、橡胶高端制造+环境友好型生态胶园经济综合体)。2019年上半年,改革成效初显,该公司实现净利润8122.89万元。


    为了让公司下一步的改革发展思路更贴合实际,今年3月,海南橡胶组织4名退休老干部深入基地分公司进行巡察调研。此后不久,一份针对公司发展现状及产业前景分析的调研报告出炉。该报告建议,海南橡胶可大胆实施重组整合战略,构建海胶发展的新高地,加快转变发展方式,推进资源整合、产业优化升级,建立现代农业的大基地、大企业、大产业。


    今年8月13日,海南省省长沈晓明主持召开橡胶产业发展工作座谈会,强调要充分认识发展橡胶产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围绕全产业链各个环节进行谋划,推动橡胶产业向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延伸。海南橡胶作为全省乃至全国天然橡胶产业的龙头企业,未来将会如何借助政策东风助推公司主营业务可持续发展,令人期待。


    中国政府采购协会会长翟刚认为,当前,我国正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国务院正式公布的《中国(海南)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》也指明了“建设以天然橡胶、咖啡等为主的国际热带农产品交易中心、定价中心和价格指数发布中心”的发展方向,这对海南橡胶乃至全国天胶产业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海南橡胶全自动智能割胶系统。


    事实上,作为中国天然橡胶主要生产基地,海南橡胶已经积极借助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先进技术,在橡胶树割胶、病虫害监测与防控、气候灾害预警等方面展开研究与应用。如创新气刺针采割胶技术,目前已在海南橡胶相关基地分公司开展试点。


   “150棵橡胶树,3名工人,20分钟采完,每棵树每刀产量最高达219克,干胶含量达31.5%以上。”海南橡胶高级农艺师黄学全介绍,气刺针采割胶技术省时省力,高产高质,能有效缓解胶工短缺问题。


    在天然橡胶初加工领域,海南橡胶针对目前国产天然橡胶品质差、能耗高的现状,以及对提升橡胶加工技术、实现产业升级的迫切需要,成功研发出无氨浓乳,解决目前氨保存胶乳存在的环境污染、成本高问题。同时,公司大胆调整生产计划,根据市场需求实施“大浓乳”战略,对现有落后生产线进行自动化升级技术改造。首条浓乳自动化加工生产线在金隆加工厂实现投产,劳动生产率提高10%,劳动力成本节约30%。


    在天然橡胶深加工领域,为打破军品航空、航天、航海、轨道等陆路交通、医疗卫生等领域高端橡胶制品原料长期被进口天然橡胶垄断的局面,海南橡胶探索高端橡胶制品主要原料的国产化替代技术,研发出环保型脱蛋白恒门尼粘度天然橡胶、万吨级黏土天然橡胶纳米复合q母胶等技术,进一步提升高端橡胶制品的使用性能。


   “在全球天然橡胶产业不景气的情况下,海南橡胶大胆改革,在农业端提高土地综合产出率,在工业端实现自动化生产,在高端制造端以终端产品消化岛内乳胶产能,以品牌溢价消化农业种植端的亏损等,各个端口间协同合作,最终取得橡胶主营业务盈利。”海垦集团副总经理、海南橡胶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任飞表示。当前,伴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,天然橡胶贸易已成为产业主要特征之一,区域性进出口越来越显著。在这种复杂、动态的竞争环境下,我国天然橡胶产业只有积极认真应对,向管理要效益,向技术创新要生产力,不断培育核心竞争力,才能保障国家天然橡胶供应安全。


海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法律声明 |邮箱登陆 |网站地图 |联系我们 琼ICP备11002727号-3